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17331755301

notice  网站公告

我们秉承“服务至上,诚信为本”的宗旨,为您提供了专业、优质、快速的论文发表服务。
 
发表论文客服
QQ在线咨询
联系人
窦老师
咨询热线
17331755301
邮 箱
1713710275
@qq.com

论文范文-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研究

发布时间:2021-06-01 14:36:37



摘要:近年来信息技术实现了社会各行各业的数字化渗透,在公共图书馆建设中,数字资源阅读成为重点发展方向,其推广活动亦成为当下公共图书馆关键性工作。基于此,本文首先阐述了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的意义,进一步提出公共图书馆面临的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挑战,结合国内外推广实践案例提出具有可行性的策略,旨在从不同角度促进信息化时代下的公共图书馆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


引言: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应用,数字阅读已成为新生代主要阅读方式,在信息技术应用下,单一化纸质馆藏逐渐演变为纸质馆藏与数字馆藏并存在的局面,阅读资源载体的转变为公共图书馆的信息化发展提供了新的方向,但同时在数字资源推广过程中,公共图书馆面临新的挑战,因此需结合国内外实践案例展开经验总结,由此可见,围绕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展开研究具有较强现实意义。

一、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的意义

据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成果发现,数字化阅读方式(手机阅读、网络在线阅读、Pad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的接触率已达79.3%,相较于2018年上升3.1个百分点,相对之下图书阅读率为59.3%,而报纸、期刊阅读率分别为27.6%19.3%,由此可见在信息化时代背景下,数字资源已成为当前主要阅读方式,因此公共图书馆发展建设中,应根据数字化形势展开对应转变[1]。相较于传统纸质资源阅读而言,数字资源阅读具有便捷高效特点,并可基于互联网突破时空桎梏,因此在当代读者群体中,数字资源阅读更受读者欢迎。

随着人们对于互联网的依赖程度逐渐加深,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成为公共图书馆发展建设的关键人物,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成果中指出,数字化阅读方式中,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占据绝大部分,因此为迎合读者阅读需求,公共图书馆应有针对性地展开阅读推广调整。对于公共图书馆而言,数字资源阅读的推广有助于拓展图书馆服务范围,提高读者认可度,并进一步提高公共图书馆馆藏资源利用率,以此发挥出图书资源的最大价值,促进公共图书馆可持续发展。

二、公共图书馆面临的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挑战

数字资源阅读为公共图书馆带来了新的挑战,具体表现在高质量服务要求、资源征订经济压力、资源获取难度较大三个方面,在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时,需根据所面临挑战所产生的后果展开推广调整,以此提高推广有效性。

(一)高质量服务要求

信息时代背景下,公共图书馆馆藏文献由单一化纸质载体逐渐演变为多种馆藏文献载体并存,阅读资源载体的改变促进了公共图书馆的信息化建设,但同时对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方式产生一定影响。公共图书馆作为向公众免费开放的阅读场所,其具有较强的服务性质,是现代化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在数字资源推广中,应注重载体变化带来的服务要求升级,转变传统阅读推广模式,结合信息化时代先进技术提供便捷式阅读服务。在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资源推广前,需根据资源类型展开筛选整合,经过合理性编目后展开推广活动则效果更佳,继而更好的满足社会公众的数字阅读需求。公共图书馆是为市民服务的图书馆,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升,精神需求呈上升趋势,同时对于阅读服务质量的要求不断提高,因此为保障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有效性,应以高质量推广服务作为切入点,将服务挑战逐渐转化为推广优势[2]

(二)资源征订经济压力

在当前数字阅读资源征订中,大型数据库供应商具有一定垄断实力,公共图书馆整体数字资源储备事关推广效果,但在数字资源开发、整合、推广过程中,应由公共图书馆带领下展开,因此对于公共图书馆而言,数字资源的征订与转化具有较大经济压力。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大规模普及,在图书馆数字化建设过程中,学术机构、研究人员、,公众读者等均已形成数字资源阅读习惯,在长期大量阅读资源需求下,数字资源凭借其便捷性在各读者心中地位逐渐提高,甚至对数字资源产生较强依赖,因此这就要求公共图书馆具有一定规模的高品质数字学术资源,对公共图书馆提出了更高的挑战[3]。数字阅读资源的整合与图书馆信息系统的建设对于公共图书馆而言具有较高难度,需在庞大资金支撑下完成建设,同时随着信息技术更新速度较快,进一步给公共图书馆的数字资源的整合与推广带来较大经济压力,由此可见在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中,数字资源征订等资金是公共图书馆所面临的巨大挑战。

(三)资源获取难度较大

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区别于网络共享资源,公共图书馆需在拥有相关权益人授权的基础上方可的将现有纸质资源转化为数字资源,现阶段国内缺乏大型数字资源供应商,例如巴诺、亚马逊等,同时国外相关数字资源获取难度更大,进一步限制了公共图书馆的数字阅读资源整合,因此各图书馆数字阅读资源获取具有一定难度,为实现多样化数字资源目标,满足公众不同数字阅读需求,需公共图书馆加大数字阅读资源征集力度,积极面对新挑战。在数字资源实际获取过程中,存在格式紊乱等弊端,各数字资源供应商为保护资源产权而设置为不同格式,兼容问题为公共图书馆带来更大挑战[4]

三、国内外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实践案例分析

为进一步展开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策略分析,可借鉴国内外先进推广模式,以下分别围绕石家庄、美国、德国三个实践案例展开分析,旨在借鉴先进推广经验,提高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质量与效率。

(一)石家庄数字资源阅读推广

石家庄市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库类型众多,除基础性中国知网、万方数据资源系统、读秀、超星等数字资源库外,还针对儿童读者群体购买乐儿数字资源平台、中华连环画数字图书馆等,并积极将现有纸质资源进行数字化转变,以此丰富数字资源规模,为后续强有力的推广奠定坚实基础。

1.推广渠道

石家庄市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渠道主要包括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平台、线下图书馆三种主要形式。于石家庄市图书馆官方网站中,除阅读导引及基础信息外,设有数字图书馆单独板块,在基于数字图书馆板块内查询数字阅读资源,不仅限于自建数据库,还可借助公共图书馆读者账号免费查询中国知网、超星电子图书等15个资源库,此外还具备点播课堂、有声读物服务。在实际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中,石家庄市图书馆基于官方网站公示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以此吸引读者注意,以丰富的活动内容吸引读者参加,以此完成数字推广[5]。于2015年石家庄市图书馆开设微信公众号平台,主要用以推广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活动及推送数字资源,公众读者可通过办理读者证基于微信公众号进行资源查询,其公众号主要包括探索频道、畅想之星、好书推荐、期刊阅览室、知识视界等板块,其中探索频道内主要为国内外精品课程,畅想之星可实现在线资源检索,好书推荐则定期为读者推送经典好书,期刊阅览室板块内可阅读数字资源,知识视界板块内则为科教类视频,在内容丰富公众号经营管理中,石家庄市图书馆获取大批量公众号读者,在公众号高黏性基础上展开数字资源阅读推广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6]。为丰富微信公众号内容,切实推广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石家庄市图书馆定期举办“百城共读”等数字阅读活动,以此激发读者数字阅读兴趣。线下图书馆的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主要为宣传册发放、公告栏索引等,并于线下图书馆定期举办数字资源相关教学活动,在线下互动中提高公众对于数字资源阅读的认知,在真实体验于互动中实现高质量数字资源推广。

2.推广活动

石家庄市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活动种类多样,活动类型主要包括知识竞赛(少儿与非少儿)、数字资源使用教学、书影共读(少儿)、读者书目推荐等,根据活动开展时间可进一步细分为节假日活动、定期活动、特色活动。节假日活动主要围绕世界读书日、传统节日展开,石家庄市图书馆主要凭借自身数字资源推出不同节日特点的数字阅读活动,例如:春节期间举办“看视频,赢礼品”等活动,主要引导公众读者阅观看数字资源相关推广视频,读者在礼品奖励驱动下纷纷挂看推广视频,以此实现良好推广效果;另外于中秋节期间,举办中秋文化主题数字阅读活动,主要以引导读者阅读“中秋”主题数字阅读资源,并于“中秋”数字阅读资源内设置奖励彩蛋,继而激发读者热情,以此完成数字资源阅读推广的目标。定期活动主要指于每月特定日期举办的推广活动,石家庄市图书馆每月举办四期书影共读活动,主要围绕数字资源阅读展开活动设计,并针对少儿读者阅读兴趣增设电影体验环节,并于微信公众号、官方网站将活动过程进行推动,最大程度吸引读者兴趣,同时每月定期举办知识视界竞赛活动,并于活动期间增设数字资源阅读内容,具有较好的推广作用[7]。特色活动主要指结合现代化生活方式与读者兴趣进行设计推广活动,例如:石家庄市图书馆于2018年举办地铁移动图书馆活动,人们可于搭乘地铁期间了解图书馆数字阅读资源,同时还可通过建设朗读亭的方式展开数字资源推广,采取趣味性朗读方式激发人们对于数字阅读的兴趣,以此达成数字资源阅读推广的目标。

(二)美国数字资源阅读推广

美国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丰富,在公益开放的原则下,美国公共图书馆具有较强教育属性,并在公共文化与社区教育中发挥着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信息化时代,美国公共图书馆展开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时,其服务理念较为突出。

1.弱势群体数字资源阅读推广

为切实保障弱势群体的阅读需求,美国公共图书馆对于儿童、视障人员的数字资源推广更加重视。在公共图书馆儿童服务中,除ALA美国图书馆协会所颁布的基础性服务标准外,更根据数字资源阅读推广设置专门服务机构,与此同时在图书馆相关专业教学中,除开设数字资源阅读相关内容外,更是针对儿童阅读服务展开教学,甚至具备儿童出版物研究室[8]。在美国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工作中,其尤为关注儿童阅读服务,少儿阅读空间通常处于馆内便捷之处,例如:芝加哥公共图书馆一楼为总咨询台,而少儿阅读空间则位于二楼,并根据少儿年龄提供不同阅读资源,同时为保护少儿视力,在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中,对儿童电子读物阅读时间进行约束,并推出儿童有声读物,以此满足儿童阅读需求,实现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作用的同时,还可极大激发儿童阅读兴趣。

在视障人员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中,美国国会图书馆于1931年构建“盲人及残疾人国家图书馆服务部”,在现代化背景下,除提供基础盲文资源外,更是针对视障人员阅读习惯构建专项服务网络,例如:纽约公共图书馆为视障人员免费提供有声数字阅读资源,甚至与社会公益组织共同设立视障人员图书馆分馆,其中馆藏丰富,且根据时代特色推出有声读物与电子出版物,并提供专门盲人阅读器,除此之外,为丰富视障人员数字阅读资源丰富度,于视障人员图书馆分馆内设有专门录音间,由社会志愿者进行读物录音,将其转化为有声数字资源,并可将数字录音进行复制且共享。为保障视障人员的数字资源阅读效果,美国公共图书馆内设有视障专用阅读播放机,进一步完善视障数字阅读推广服务。近年来我国在视障阅读方面同样存在较大进步,但数字阅读资源规模较小,且无专用电子设备,因此我国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推广过程中,可借鉴美国公共图书馆实践经验,针对视障人员推出专项阅读推广活动。

2.数字资源经费占比调整

美国公共图书馆为保障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效果,不断丰富数字阅读资源馆藏规模。在数字资源馆藏拓展中,主要运用联合采购的方式进行资源征订,以此降低资源成本。为更好迎合信息时代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挑战,美国公共图书馆于推广期间调整经费占比,以纽约市公共图书馆为例,其数字阅读资源经费站总额33.3%,在积极采购资源库过程中丰富阅读资源,此外奥兰园市图书馆甚至高达50%,在美国经费投入对比下,我国公共图书馆对于数字资源的投入占比远远不足,同时在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中,馆内所设定电子阅读室使用率较低,并基于电子阅读室展开良好阅读推广。

(三)德国数字资源阅读推广

德国图书馆事业建设较为发达,除为市民提供服务的地方图书馆外,还包括汽车图书馆、音乐图书馆、行政图书馆等众多分类,此外更是针对不同专业领域设置专门图书馆,如医学图书馆、自然科学图书馆等。

1.阅读礼包推广

在德国图书馆事业发展中,德国婴儿出生后则会收到由当地公共图书馆赠送的“阅读礼包”,其中主要包括阅读玩具与阅读测量尺,其中阅读测量尺内根据地儿童年龄标明适宜选读书目,根据数字阅读背景,阅读测量尺内增添数字阅读相关内容,如有声读物、动态阅读视频等信息,在测量尺信息引导下,可极大激发儿童数字资源阅读兴趣。在德国公共图书馆内,阅读测量尺较为常见,儿童可根据自身喜好选择数字阅读资源,同时儿童在阅读测量尺长期陪伴中,数字资源阅读兴趣被激发,可实现较好的推广效果。

2.推广活动组合

以德国法兰克福市图书馆为例,为提高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效果,围绕数字阅读主题制定一系列推广活动,并运用一定联系将其整合,在活动组合形式下,推广效果极大提高。德国法兰克福市图书馆每月制定不同主题数字阅读活动,并根据读者年龄划分区段,根据不同阶段读者需求制定针对性活动,此外德国公共读书馆与学校、社会机构合作,在不同主体作用下实现网络化推广覆盖,时刻关注读者阅读载体的变化,善于运用不同媒体发挥馆藏数字资源阅读价值,并根据读者阅读需求变化进行调整。德国法兰克福市图书馆数字资源推广活动主要包括五中形式,第一,仅为数字资源纯阅读的形式,主要根据数字资源内容展开“阅读朗诵会”、“阅读之夜”等活动,主要为读者提供不同形式的阅读平台。第二,创意阅读活动,主要包括“阅读延伸”、“阅读互帮”等活动,读者可于“阅读延伸”活动内围绕数字资源阅读内容展开创意写作,将数字阅读与创作相结合,将阅读知识落实到实处,在此类活动中,读者不具有创作压力,可根据自身喜好展开阅读与写作,数字资源阅读推广较好,而“阅读互帮”为读者提供良好交流平台,读者可借助“阅读互帮”活动契机互相推荐书目,并围绕一定阅读问题展开沟通。第三,围绕数字资源阅读展开的合作类活动,主要包括“数字阅读旅行(少儿)”等,其中“数字阅读旅行”活动主要针对少儿读者群体,在活动期间为少儿提供具有不同地域文化特色的数字阅读资源,少儿可于合作活动环节中完成特定数字阅读,同时在地域文化内容引导下,起到寓教于乐的作用,同时此活动具有较强趣味性,因此阅读推广效果较好。第四,与学校共同创办数字阅读活动,主要分为“愿望阅读”、“阅读知识问答”等活动,具有一定教育色彩,“愿望阅读”借助网络收集读者所期望的阅读类型及具体书目,并根据不同年龄阶段读者分别开设,根据读者实际数字阅读需求展开“愿望阅读”活动,活动期间将会随机抽取书目展开分享,而“阅读知识问答”具有一定竞赛性质,公共图书馆与学校共同合作下拟定知识问答题目,在寓教于乐中实现数字资源阅读推广。第五,为切实保障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效果,开展“数字阅读资料箱”、“数字阅读培训”、“数字资源检索指引”等活动,主要为数字资源阅读服务,便于读者展开数字阅读,以此达成良好数字阅读推广效果。

四、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策略

为更好借鉴国内外先进实践经验,可从多元化推广渠道、针对性推广内容、交互式阅读社区、交互式阅读社区、反馈意见收集五个方面展开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以此提供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效果。

(一)多元化推广渠道

由于各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均需向相关资源机构购买,因此借助公共图书馆平台进行数字资源阅读时,需于线下公共图书馆办理读者证后,获取数字资源账号后方可阅读,但现阶段读者对于数字资源了解较少,导致数字阅读资源使用率较低,为更好实现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效果,可通过拓展推广渠道提高读者认知。

在当下经济形式下,人们生活节奏逐渐加快,数字资源阅读更加偏向于碎片化时间的利用,如搭乘地铁期间、通勤等待时间、用餐期间等,读者主要运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展开数字阅读,因此在渠道拓展过程中,应根据读者喜好展开应用,例如:公共图书馆可于地铁站站台、火车站候车大厅、公交站台等地区设置数字阅读宣传,同时将可数字资源二维码公示,若读者产生阅读兴趣,可直接扫描二维码展开数字阅读,在巨大人流量下数字资源阅读效果极大提高。此外在数字阅读推广工作中,公共图书馆可与当地政府机关合作,获取相关部门支持,甚至可推出“数字阅读+”的发展模式,基于互联网将数字资源阅读渗透到日常生活中,以此在潜移默化引导人们形成数字资源阅读习惯。例如:公共图书馆可与当地电视台等传统媒体合作,提高“数字阅读+”模式认知度。

在信息化时代背景下,可利用新媒体交流性、参与性特点展开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随着数字阅读的普及,现阶段各公共图书馆已初步完成微信公账号等主流媒体平台的应用,除微信、微博等平台的数字资源阅读推广外,还可借助抖音、快手等短视频APP平台进行宣传推广,与此同时应保障新媒体平台的有效互动,并借助线上、线下数字资源阅读活动提高平台用户黏性,以此实现良好效果。除媒体平台外,还可借助支付宝等功能性平台,例如上海博物馆于2015年与支付宝达成合作,基于支付宝平台开通图书馆服务以此实现良好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效果。

(二)针对性推广内容

公共图书馆应于数字资源阅读推广过程中,针对不同读者的阅读需求展开针对性推广,可借助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技术展开信息分析,同时可凭借自身图书馆借阅数据展开分析,在直观性数据支持下,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人员更可有针对性的展开推广规划。在实际推广服务中,可将营销理论融入其中,围绕目标读者年龄、兴趣、职业等基础信息展开推广细分,以实际数据为依据实现精准营销,与传统阅读推广相比,数字资源阅读推广具有较强时代特征,因此推广人员需立足于长远,从客观角度制定推广计划,以美国弱势群体数字阅读推广为经验借鉴,根据不同特点读者创新推广服务,在针对性服务与精准营销双重作用下提高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效果。

在公共图书馆实际推广工作中,应根据不同读者群体生活特点及需求展开推广活动,例如:在针对“上班族”读者群体制定数字资源阅读推广计划时,应重点围绕数字阅读短文进行推送,如文章摘要与精美诗篇等,便于“上班族”读者利用碎片化时间展开数字资源阅读;在围绕学生群体展开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时,应注重数字阅读的教育效果,同时应具备一定趣味性,在针对性推广内容基础上实现高质量数字资源阅读推广。

(三)交互式阅读社区

读者在展开数字资源阅读时会产生分享与交流的需求,因此为提高阅读推广效果,应根据公共图书馆自身条件构建交互式阅读社区,在看法交流、读后感沟通中实现精神共鸣。交互式阅读社区的设立可突破时空桎梏,在交互式体验下实现读者间、读者与作业间、读者与图书馆间的深度交流。例如:公共图书馆可基于互联网构建阅读社区,给予读者评价交流的平台,同时可不定期邀请热门书目作者或专家人士展开互动,在信息传递间拓展读者阅读思路,给予读者数字阅读新体验。此外在交互式阅读社区应用过程中,推广人员可根据社区内交流内容了解读者需求,深度挖掘用户阅读兴趣点,因此更便于实现个性化推广服务,大幅度提高阅读推广效果。

(四)高质素推广人员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末,我国公共图书馆从业人员57796人,其中具有高级职称人员占12.1%,即6966人,中级职称人员占32.1%,即18540人,在近年公共图书馆建设中,公共图书馆从业人员素质具有一定提升,但在实际的推广工作中,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人员素质具有较大差异,实际推广执行者综合素质有待提高,因此为保障其推广效果,应注重高素质人员培养。与此同时随着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馆藏的丰富,在快速更新下推广人员需及时更新自身知识储备,在新内容掌握下提高推广质量。除此之外人们物质需求逐渐降低,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在尊重的需求理念指导下吗,人们更加关注推广过程中的服务态度,因此这就要求推广人员转变自身服务理念,积极运用新媒体展开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例如:定期展开推广人员综合能力培训,可根据新媒体推广资源运用情况增设公众号运营排版、短视频剪辑等技能培训,并增加数字阅读活动设计相关理念培训,以此全面提高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效果,同时可结合推广活动制定激励机制,通过提高推广人员工作热情,促进推广工作的顺利进行。

(五)反馈意见收集

为保障数字资源阅读实际效果,应根据读者动态化阅读需求展开优化调整,因此在实际推广过程中,可基于推广活动设定读者意见反馈渠道,可运用微信公众号、微博官方平台等设立反馈专栏,同时可定期发放网络调查问卷,以此了解读者真实想法,更便于公共图书馆展开针对性创新改变,除此之外,在举办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活动期间,应时刻关注读者的情感变化与参与程度,并于活动结束时注重询问活动意见,并了解读者对于数字阅读的看法及意见,以此保障公共图书馆公共阅读资源建设的可持续发展。

结束语:综上所述,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公共图书馆馆藏资源载体发生变化,面对人们阅读习惯的调整,公共图书馆需有针对性地展开数字资源阅读推广,借助国内外数字阅读推广实践经验,根据国内数字阅读形势拓展多元化推广渠道,并根据公众阅读喜好合理选择推广内容,构建交互式阅读社区,便于读者进行交流,同时培养高素质推广人员,积极收集反馈意见,以此促进公共图书馆稳定发展。

参考文献:

[1]杨宇楠.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的建设与阅读推广探究[J].黑龙江科学,2020,11(19):134-135.

[2]刘瑞琨.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发展趋势[J].传媒论坛,2020,3(13):103+105.

[3]郭艳.论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的发展现状与对策[J].传媒论坛,2020,3(11):133-134.

[4]黄英运.移动阅读背景下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使用推广——以湖北省图书馆为例[J].传媒论坛,2020,3(01):112-113.

[5]闫巧琴.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中的问题和对策刍议[J].四川图书馆学报,2019(04):55-58.

[6]茆意宏,马坤坤.国内外关于数字阅读推广的研究现状与趋势[J].大学图书馆学报,2019,37(01):55-66.

[7]张涛.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推广策略研究——以辽宁省图书馆为例[J].图书馆学刊,2018,40(09):85-88.

[8]廖秀朗.浅谈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J].内蒙古科技与经济,2018(02):147-148.


有什么问题请反馈给我们!


如有需求请致电!


联    系    人:窦老师

咨  询  热 线:17331755301

查  稿  电 话:17331755301

在线客服QQ:394514715

微            信:17331755301

投 稿  邮  箱:1713710572@qq.com


网站地图html   网站地图xml